您的位置首页  网络科技  移动应用

移动互联网大潮下的中国旅游

  • 来源:互联网
  • |
  • 2018-02-03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移动互联网大潮下的中国旅游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李天胜):十二月初的,雾霾了整个城市,林立的高楼在雾中若隐若现,人们戴着口罩行色匆匆,也是在这个时候,首次启动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中小学、幼儿园宣布停课…

原标题:移动互联网大潮下的中国旅游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李天胜):十二月初的,雾霾了整个城市,林立的高楼在雾中若隐若现,人们戴着口罩行色匆匆,也是在这个时候,首次启动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中小学、幼儿园宣布停课。

  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当北方的寒冬烟雾缭绕大雪纷飞,南方艳阳高照四季如春。这个季节,许多人会选择短暂的迁徙,如同候鸟,去追逐青山俊俏、水草丰美。

  1400多公里外的浙江天台山国清寺,雨水从翠绿的叶片上滑落到黑色的泥土,松鼠在温润的森林中搬运冬天的粮食,古朴幽静,田间绿意盎然。三三两两的游客,有的凑在数字旅游图前查询景点,有的拿着手机享受着景区的免费WIFI。

  移动互联网的大潮正渗透到每一个行业,包括美甲、餐饮、洗车、买宠物、约会,甚至告诉你如何用占卜赚钱,而在旅游业,移动互联网的身影早已无处不在。

  拥有1400多年历史的国清寺,在一个多月前,刚刚由4A景区升格为5A景区。在过去的两年里,景区实现了智能停车、智能电子门禁票务系统、智能和免费WIFI,成为名副其实的智慧旅游景区。其中,一家名叫蜗牛的景区管理公司负责景区的咨询和管理,功不可没。

  今年45岁的徐挺是蜗牛公司的创始人,也是一位旅游爱好者,一直致力于为景区提供好玩的产品和优质服务。在一次山地景区考察时,徐挺想到,在生态旅游景区,如果能够实时分享当地的海拔、负氧离子含量、降水量、坐标、温度和土壤酸碱度等信息,将为游客创造分享数据的乐趣,为此他带领团队结合“互联网+”开发了“蜗牛地理数据标”产品。在天台山,主管当地旅游的官员余昌杰正探索与蜗牛就这项产品展开合作。

  当美国短租网站Airbnb在今年年初估值超过200亿美元,成为新的商业独角兽时,中国的在线旅游竞争也趋于白热化。2014年,中国在线亿元,是同一年中国电影票房的10倍多。在中国的所有行业中,旅游业最早大规模进军线O),同时也是在“互联网+”概念被广泛提及时,资本追逐最为激烈的赛场。

  11月,海航旅游宣布将战略投资旅游网站途牛5亿美元,在线上旅游、航空、酒店服务等领域开展深度合作,这使得海航旅游持有途牛24.1%的股份,成为途牛的第一大股东。而在此之前,中国的互联网三巨头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持续布局旅游O2O。百度拥有“去哪儿”,阿里收购“穷游”,并完成从淘宝旅游到新品牌“去啊”的重整,腾讯则入股“同程”、“艺龙”。而2015年10月,多年深耕在线旅游的携程宣布将和“去哪儿”实现股权置换,这被认为是一项超过100亿美元的交易大单。

  由此,涵盖机票、酒店、美食、用车、门票、邮轮、导游、短途游、出境游等多种产品形态在内的旅游服务,均可以轻松找到相对应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基于这些领域的资本狂欢也仍将继续。

  距离天台山195公里的杭州,是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的总部。在11月11日,这家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一天的交易额达到912.17亿元人民币,比上一年提升近60%。其中,坚果、牛奶、汽车、手机、蜂蜜等八项产品的当天交易额均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尽管如此,马云所在的阿里巴巴仍然不断接受其平台上商品“侵权”、“假冒伪劣”等的质疑。13亿人的消费市场成就了马云的荣光,但不成熟的商业伦理也在阿里巴巴的品牌。

  因市场庞大而可以忽视质量建设的状况也出现在旅游业。10月,省秦皇岛山海关景区成为我国首个被摘牌的5景区,包括丽江古城、十三陵等在内的6家5景区受到严重及公开通报,而“38元大虾”引发的舆情灾难更几乎毁掉山东经年数亿元打造的“好客山东”品牌。

  在境内旅游目的地软件建设亟待完善的背景下,2015年中国出境游将达到1.2亿人次,出境消费将达1.1万亿元。一边是旅游市场的繁荣,一边是管理的滞后,以及消费者的选择性逃离。

  2015年下半年,、江西、重庆等地相继出台意见,明确提出鼓励“周五下午加周末”的2.5天休假模式。认为,这种弹性的休假方式,有助于改变人流量过大给景点带来的压力和对旅游质量的影响。包括带薪休假制度在内,一直在探索如何规避集中休假的弊端。

  弹性休假制度将缓解人流量给景区带来的压力,但对于景区来说,如何通过管理水平的提升来提升游客的用户体验是一个更为重要的课题。

  与此同时,旅游移动应用也正陷入红海之争。数据显示,仅中国主要应用商店的APP已累计超过400万个,而旅游APP至少有4/5处于半死亡状态,在2015年,众多同质化的旅游创业公司批量进入死亡期。

  在旅游业独角兽还未奠定霸主地位的时候,属于创业者的时间还有多久?而那些试图通过提升服务和体验而打造的个性化、差异化产品,是否将一直拥有机会?仍不得而知。

  一边是令人应接不暇的繁荣,一边是在剧烈的竞争中退出或被淘汰。迭代或者被迭代,这就是移动互联网初期的中国旅游业。

  水岸银座是天津“最牛开发商”赵晋名下的房地产项目,如您所知,其父正是江苏省委原秘书长赵少麟。对于在赵家“出事”之后似乎一夜之间才被发现的楼房问题,很多天津人疑惑着:如果不是赵家东窗事发,这楼会不会有今天的“中国第一拆”?

  普通用户的购票体验糟糕到什么地步前面已经说过,而其“黄牛”的初衷也远未实现。也许可以说,这9个月期间,铁部门进化得并没有比刷票公司更快,现在显出的较量结果,仍然是:(铁)道高一尺,(黄)牛高一丈。

  与其喊空洞口号,开空头支票,不如真正放低身段,承认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和其他职业一样,仅仅是一份供我们养家糊口、找寻存在价值的工作,既不能高高在上也没有一味付出,所作所为对得起自己的薪水,足矣。

  人生其实到处马拉松,特别是在最难、最美、最重要的一些事情上。想不开的时候,跑步,还想不开,再多跑些,十公里不够,半马,半马不够,全马。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