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络科技  电子商务

我的职业是外卖骑手

  • 来源:互联网
  • |
  • 2020-06-30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突至的疫情将生活打乱。很多失去工作的人们选择当外卖骑手作为暂时的停靠站,超时的担忧、顾客的催促、奔忙的疲惫以及等单的焦虑成为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作者 | 张嘉亮

编辑 | 陆云霏

时光倒流回大半年前,凡间学徒正打算创业做餐饮店,小虎本来计划凭借投资舞蹈教室完成职业的转向,迷路和赵远回到老家过年,等着年后恢复如常的工作。

但疫情来了,他们的计划戛然而止,和众多被迫改变人生轨迹的人们一样,投入到未知的前途之中,又殊途同归,成为了一名外卖骑手。

一家家企业的业务量骤减,大量员工重新回到就业市场,然而可选择的工作却变少了。也就在此时,长时间宅家使得人们对于配送到家的服务需求强烈,外卖骑手成为了用工大户。

美团在 2 月底启动春归计划,在此前一个月已新招聘 7.5 万个外卖骑手的基础上,宣布旗下外卖、闪购、买菜、快驴进货等多个业务将和全国 1000 多个城市配送合作商一起提供 20 万个长期就业、灵活就业岗位,包括外卖骑手、司机、仓储员等。

饿了么也在 2 月初推出了 " 蓝海 " 就业共享平台,计划第一批招收一万名蜂鸟骑手,餐饮商户可统一为员工报名。

数据显示,自 2 月 10 日至 4 月 10 日,两大外卖平台美团和饿了么总共新增骑手 58 万人。

转眼到了 6 月,对外卖骑手的需求仍未下降。一位在上海美团某站点上班的工作人员在朋友圈中发布骑手招聘信息,表示由于单量激增,需补充外卖小哥 200 人," 用心干六千元以上,努力干八千元以上,踏实干一万元以上 "。而任职要求仅为 18 至 45 周岁,能办理健康证,遵守公司各项规定制度等。

这意味着,成为外卖骑手几乎没有门槛,只要愿意做就能当。考虑到骑手的低门槛和高需求量,这份职业成为一部分人度过这一时期的暂时性选择。

OurCity

小小避风港

4 月中旬,从事石油行业、一年当中有八个多月在海外工作的赵远从湖北回到北京,在隔离期结束后他以为终于可以回到工作岗位了,但因为不容乐观的海外疫情以及对湖北人残留的偏见,公司还是没召他上班,也没让他离职。

赵远有想过寻找新工作,但国际油价低迷,很多石油企业本就在裁员,自己的高专业性在此时反而成为一个弱点,职业选择余地狭窄。同时,58 同城上冒出大量关于骑手的招聘信息:" 只要会骑电动车,会用手机导航,就能成为骑手 "," 月入 8000 至 12000 元 ",这让赵远感到好奇,也有些心动。

考虑到盒马虽然工资高,但是工作量也特别大,有时候一次就要拎二三十斤的蔬菜、水果和饮品,赵远还是想选择相比而言轻松一些的外卖配送。他还慎重地在网上看了很多人当外卖骑手的经历,有的被骗了,有的被要求交纳押金。综合这些信息,他在 58 同城找到了一家饿了么中介,通过它入职不用交任何费用,住宿费、电动车租赁费以及换电服务费后续会从工资中扣除,每月 1300 元左右。

" 我选择当骑手主要是为了挣钱来缓解经济压力,而且入门的门槛低,至于累不累就看自己的安排,舒服一点就赚的少一些。" 赵远给自己的目标定在每天至少 30 单,一个月大概可以赚取七千多元," 只要正常点上下班,这个单量没什么难度 "。

对于有家庭的他来说,疫情之下当骑手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减去用于日常生活和每月都要扣减的的费用后,他还能留下一部分钱。而之前的四个月里,他完全没有收入,但还有房贷要还,小孩的开销也不小。虽然海外疫情一旦结束,赵远就会立刻回到原来的岗位,但至少如今,外卖骑手这份职业就是他的小小避风港。

迷路也面临着相似的事情,疫情让他工作的业务量骤然缩减,他不得不靠成为外卖骑手维持家庭的消费,特别是小孩的开支。不过与赵远的 " 零基础 " 相比,迷路算得上是经验型选手了。他此前为食品批发商往小卖部送货,也是骑着电动车在大街小巷里驶过,但工作节奏相对悠闲,买家比较固定,不像送外卖时,总是急匆匆地赶在路上,路线、商家和顾客都充满不确定性。

凡间学徒去年十月份从厦门的婚礼策划公司辞了职,打算和兄弟一起创业,开一家餐馆。为此,他们特地回到家乡河北,前往号称 " 中餐界的海底捞 " 的面点店后厨学习,每天花 14 个小时待在餐厅,持续了三个月的时间,而后还去天津参加了为期一个星期的包子制作培训。面点学习告一段落后,就临近过年了,他俩本来计划年后将开店事宜推进起来。

▲凡间学徒

然而,疫情打乱了他们的规划,餐饮业突然跌入谷底,存款所剩不多,离 10 万的启动资金还有不小的距离,创业这件事开始显得遥遥无期。

疫情逐渐平稳后,人们开始出门,再次投入到运转着的 " 大机器 " 中。凡间学徒也和他的兄弟在时隔 5 个月多后回到了厦门," 维持自己的生活都成问题,更别提创业资金了,当时就想过来找门槛低一些且能快速获得回报的工作。"

他打听到骑手的薪资回报比较高,特别是厦门当地朴朴超市的配送团队,但了解到朴朴不招收短期员工,于是他俩决定做起外卖骑手,先把钱攒起来。

和这些算是被迫成为外卖骑手的人不同,B 站 up 主 " 想做骑手的河汪汪 " 主动地选择了这份 " 自由 " 的工作。

在今年 30 岁生日当天,他突然想试一试不一样的生活方式。此前他从事了 10 年平面设计的工作,感到厌倦," 更多是心理层面的累,晚上回家时脑中也常惦记着还没完成的案子,现在的工作千篇一律,提不起我的兴趣,身边还有复杂的人脉关系。回过头看,我心情处于比较压抑的状态已经两三年了。"

想着在老家替父母的餐饮店送外卖的有趣经历,他在 3 月底回到厦门后立即办理了辞职手续,随后去外卖站点报到,购买电动车和衣服、保温箱等装备,开启他眼中另一段颇具浪漫气息的旅程,并开始拍摄 vlog 记录自己的生活。

在 vlog 中,有欣喜的瞬间,也有慌乱或者意外发生的时刻。接到第一单时,河汪汪向身旁外卖小哥请教软件操作方式,开心地前往餐厅取餐;在午高峰期间,他拿到五个餐后急忙回到电动车旁,结果发现钥匙不见了,只能把单都转给其他骑手;有次他接到了一个羡煞旁人的单,补贴费高达 9 元钱,而任务仅仅是要配送耳环。

▲河汪汪拍的 vlog

做骑手一单结束,下一单又是全新的,不会带来心理负担,河汪汪享受这样烦恼事不会过夜的日子。在其他骑手口中繁忙又危险的雨天骑车,在他看来却是 " 欢快的雨中华尔兹 "。

无论是像三十多岁正肩负家庭经济压力的赵远,还是像二十多岁梦想被疫情打的措手不及的凡间学徒,又或是对前份工作感到厌倦的河汪汪,他们都 " 躲进 " 了骑手这座避风港中,暂时获得了一份依靠。

OurCity

跑一单赚一单

说起为什么选择当外卖骑手,除了赚取收入的迫切需求,不少人都提及了 " 时间自由 "、" 可以遇见新鲜的事和人 "、" 如果我今天想去吃大餐,那就多跑些,多赚些钱 "。

但时间自由是相对的,单量与收入成正比也是相对的。加入专送的外卖骑手都有严格上下班时间。赵远每天八点半准时起床,九点到指定地点开晨会,散会后骑手们便各自散去,跑向不同的方向。" 接单也靠运气,有时候你离这个商家比较近,刚好它又来单了,系统可能就会把单派发给你。" 赵远说。

十一点半到两点间是午高峰,专送骑手在这段时间内是不被允许下线的。赵远最多时带上五六单,在 40 分钟内全部交到顾客手里。在稍微清闲的下午茶空档,赵远有时会点击软件中的 " 小休 ",这意味着系统在一段时间内将不会向他派单。他会前往提供空调和免费冰水的骑手驿站休息,在那吃饭还会享受到一定的折扣。

晚高峰从下午五点开始,直至晚上九点。" 这段时间和中午一样,就是一直背着单四处跑。" 十点则是打卡下班的时间点,赵远通常都会准时下班,而还有一部分想多赚点钱的骑手可能会跑到十二点。

专送骑手之外,还有一种众包骑手,在天津饿了么工作的小虎就是其中一员。成为众包骑手的流程更为简单,在蜂鸟众包 App 上注册即可,不用去中介面试。平日,小虎不用去站点报到,也没有规定的上下班时间,只需自主安排时间来接单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