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未来科技  探索

收到录取通知书后父母只剩背影故乡唯有夏冬

  • 来源:互联网
  • |
  • 2018-03-06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收到录取通知书后父母只剩背影故乡唯有夏冬  《广东教育》《广东第二课堂》《师道》《高教探索》《广东教育年鉴》等指定发布平台…

原标题:收到录取通知书后父母只剩背影故乡唯有夏冬

  《广东教育》《广东第二课堂》《师道》《高教探索》《广东教育年鉴》等指定发布平台。点击上方蓝色字“南方教育网”,即可关注。

  夏阳从中探出头来,在马上,在小巷里,在墙角上,投下一树树斑驳的阴影。

  邻居大姐家的孩子,坐在门口一墙的爬山虎下抠着手机,焦灼地查询着录取通知书的送达时间。

  等待录取通知书即将去远方求学的孩子,怀着梦想与憧憬,渴望告别父母逃离故土,踏上一段充满希望的青春征程。

  而终将逝去青春、趔趄步入中年的我,望着窗外的夏风与树影,满腔怅然若失,满脑回忆影踪。

  遥想18年前,我手握录取通知书,怀着忐忑又喜悦的心情,面无表情地告别父母,足底生风地逃离故土,庆幸终于家人的掌控,终于远离贫穷的小村,终于崭新的人生。

  18年后的今天,我稳稳地行走在一地夏阳一树阴中,从自卑倔强成长为稳重,却不得不承认:

  大学录取通知书,之于每个学子,都是一枚苦读的勋章、一份的证书;是一张离别的船票、一纸牵挂的信笺。

  18年前的那个夏日,蝉在老屋前的杨树上扯着嗓子鸣叫,鸭在门口的池塘里摇着胖身子慢游,狗在房檐下吐着舌头哈嗒哈嗒喘个不停

  我坐在院内槐树下的小竹床上,捏着人生的第一份大学录取通知书,想到从今后就能远离唠叨的父母,逃离贫穷的土地,离开偏僻的家乡,去一个崭新的城市遇见一群陌生的人,一段前所未有的生活,是何等的期待与憧憬。

  那时候,我不解离别的哀愁,不懂前途的凶险,错以为,父母永远不会老,老屋永远不会塌,小村永远不会衰,地里的庄稼见到风雨就会自动生长。

  多年后,当我一次次重返那土那地那村那家,跟随佝偻后背、满头白发的父母,在荒草满地、房屋倒塌、村民逃离的小村内行走,才悲哀地意识到:

  自收到大学通知书那天起,我就开始一次次把背影留给父母,在与他们的一次次目送中,读书求学,上班工作,结婚生子。

  自18岁那年起,我对这些父母在书信里、在电话中、在相见时重复最多的话,一度信以。

  我以为家里真的一切都好,粮食卖了就能换回我的学费,父母的身体从来不会生病,我去再远的地方他们也从不担忧。

  当我渐渐得知,我远离家乡在外求学的日子里,他们饲养了一年的20多头猪患上瘟疫不幸全部死完,家中的粮食颗粒无收,父亲拖着摔伤的腿跑三四十里地给我凑够学费,而听说我还是决定去外地上班的那天,他一个人躲在小屋里抽烟到深夜,而母亲也担一个劲儿抹眼泪

  我才明白,放开儿女勇敢追梦又他们安然无恙,渴望儿女远走高飞又企盼他们天天回家,是我父母的心,也是天下所有父母的心!

  唯有父母对子女的爱,从不以占有和为目的,从不以放手和分离而消存,也从不以距离和岁月而浓淡。

  它是你暑假归来时老树下的翘首以待,寒假进门时的热腾饭菜,探亲回城时的一壶香油,思乡月夜里的满地雪霜,凝视相框时的不变笑容

  我也渐渐,这,唯有一种相见,不需要预约,那就是看望父母。这,唯有一个地方,不需要设防,那就是父母面前。

  步入中年后,当我学会不打招呼、风尘仆仆突然出现在老屋门口,正蹲在房檐下择菜的母亲和挥舞着扫帚清扫小院的父亲,惊喜连连又双双落泪。

  是的,不管你回不回来,他们一直都在等你。不管你想不想念,他们一直都会梦你。

  当终有一日,他们的病患成为我终于得空陪伴他们的借口,躺在手术台上的他们,像我小时候害怕打针的我一样,紧紧攥着我的手,我在弯下身子为和死神赛跑的他们擦身洗脚的间隙,终于明白:

  我坐在窗前,心绪复杂又一气呵成地敲下这篇文字,只想对看到此文的所有人说——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