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未来科技  探索

民办高等教育再迎探索之

  • 来源:互联网
  • |
  • 2018-03-01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民办高等教育再迎探索之  近日有公开报道称,西湖大学将于2018年正式成立,定位为“小而精、高起点和研究型、有限学科:聚焦科学技术”…

原标题:民办高等教育再迎探索之

  近日有公开报道称,西湖大学将于2018年正式成立,定位为“小而精、高起点和研究型、有限学科:聚焦科学技术”。

  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教授黎尔平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西湖大学的成立将会对中国民办高等教育的探索和发展产生一定的积极意义。

  记者注意到,很多业内人士对强大的师资阵容较为关注,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本土也应该生长出优质、顶尖的民办高等教育机构,而现在看来能够一枝独秀的西湖大学,也会成为民办高等教育模式的代表,民办高等教育将迎来一个春天。

  “伴随40年和中国社会快速发展必然带来一批有见识的企业家对教育的投资和一大批教育家对高等教育崛起的关注。”西北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教授魏奇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我相信未来10-20年间,中有西湖大学等民办大学跻身于世界著名高等学府。”

  但是,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阎凤桥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西湖大学还处于起步阶段,在目前的时间节点上,认为民办高等教育的春天即将到来还为时尚早。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也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达了同样的看法,“民办的西湖大学,目前只见几个发起筹建者来自国内名校,以及宏大的目标,并不见具体办学思,西湖大学能否探索出新的办学模式,同样需要观察。”

  值得关注的是,2016年12月,第十二届全国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修改民办教育促进法的决定》。2017年9月1日,新《民办教育促进法》正式实施。

  魏奇说道,该法为施一公马云等创办的高起点新型民办高等教育提供了法律的支持,也为中国社会的崛起提供了持续的强大力量。同时,与“双一流”建设形成有力的对比和目标。因此,也就有理由对高等教育分类发展、个性发展有所期待。

  熊丙奇也认为,该决了民办教育的分类管理问题,这给民办高等教育发展带来了积极影响。但是,他提醒道,这部法律能否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还有待于各地的具体落实。

  另外,黎尔平表示,从目前已有的信息看,与南方科技大学想在高考制度、教学体制和内容上突破的初衷不同,施一公寄希望于科技发明创造和博士人才培养上,通过大投入和优秀人才的聚集,可以与世界一流大学比肩。同时,他表示,相信西湖大学会汲取南方科技大学的经验和教训,向着好的方向去发展。

  需要注意的是,阎凤桥说道,“值得欣喜的是,施一公作为西湖大学的领衔筹建者,从体制内转而投身民办高等教育,他本身所具有的学识、学术境界、国际背景和管理才能,以及其他社会依托,让中国民办教育的发展有了更多希望。”

  施一公从辞职转而投入西湖大学的运作,对于这一事件,有分析人士认为,施一公离开体制不必有过度解读,这是人才的正常流动。或许,对于施一公而言,体制内未必是其大展、施展抱负的最佳平台。

  然而,在阎凤桥看来,民办高等教育体制尚未健全,甚至在很多方面落在公立高等教育体制之后,比如招生制度、资助制度、高水平学科和学校发展机遇上,制约了民办高等教育的发展。正是体制性问题,成为中国民办高等教育,乃至整个民办教育发展的一大掣肘。

  “师资力量在不在体制内,对于吸引人才有很大关系。学生毕业后就业能不能被认可,对于吸引学生报考有很大关系。”人民大学副教授高永安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道,如果体制不承认、不接纳民办教育,民办教育就没办法发展。

  熊丙奇也指出,“我国所有教育阶段的民办学校,都存在两大问题,一是学校办学缺乏自主权,二是学校内部治理缺乏现代治理结构。”

  魏奇提到,《民办教育促进法》对高等教育和义务教育做了严格区分,因为义务教育带有国家强制性和统一标准,而高等教育也分为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地方应用型大学和高等职业院校。这两者应该区别对待。

  “民办学校不能平等地进入高考系统,即在教育部的考生录取线分类中,民办高校在最后录取,基本招不到一本学生,更招不到高考状元;其次是在学科硕士点、博士点布局上,在一流学科申报上,民办学校基本上不被考虑的。”黎尔平说道,这两点就成了中国民办高等教育发展的弊病。

  另外,有业内人士指出,中国民办高等教育发展除了受体制内问题约束,还融资难、认可度低等问题。

  黎尔平认为,与西湖大学的高目标、高起点不同,民办学校基本上是把办学作为市场,办学也是为了盈利,而且,确实非常多的教育集团、公司赚得盆满钵满。另外,目前的现状是办得好的民办学校融资不是问题,办得不好的如民办农民工子弟学校则在资金上捉襟见肘。

  高永安还提到,对于民办高等教育来说,高校创建者和管理者的见识眼界和教育还需要更大的提高,也就是说可以盈利,但不要短视。

  需要肯定的是,我国民办高等教育近年来蓬勃发展。然而,目前民办高校多以职业技术教育为主,还未曾真正在前沿科学研究和高技术领域的高层次人才培养上进行尝试,这成为我国民办教育需要填补的一大空白。

  纵观国外民办大学,最突出的代表就是哈佛、耶鲁、普林斯顿、麻省理工、斯坦福大学、早稻田大学等诸多名校。有人士表示,这些名校可以为中国民办教育提供借鉴意义。

  阎凤桥指出,这些高校都是凤毛麟角,在美国日本等国家的高等教育体系中,优秀的私立(民办)大学所占百分比相对较低,然而,美日等国私立大学能够有如此好的学术绩效,这与特定的历史条件相关。以美国为例,不介入大学管理事务,不存在对公立大学特别的扶持,也就意味着公立和私立大学处于平等竞争的地位。同时,私立大学先于公立大学成立,达特茅斯学院案后,美国对私立大学的法律地位采取了积极有效的。再有就是,强大的民间力量为私立大学的成立和发展提供了充足的物资条件。

  “和国外私立高校比,中国民办高等教育不仅需要法律的支持,管理现代大学制度,更需要教育告别功利主义、物质主义、技术主义的陈旧思维,告别一刀切的管理和评价模式,需要不拘一格,实施差异化、个性化教育。”魏奇说道。

  熊丙奇认为,我国民办教育应该给受教育者提供差异化选择,即便西湖大学未来办学比肩,成为第二,其意义也不大。而要民办教育办出个性和特色,就必须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扭转千校一面办学。

  “民办高等教育需要宽松创新的文化氛围和规范持久的法律保障,需要一批按照教育规律和创新人才成长规律的教育家和企业家。也需要全社会,包括家长和学生对人才的评价,注重综合素质创新思维而不仅仅只是所谓大学排名热门专业。”魏奇补充道。

  另外,高永安提到,优秀的民办高等院校还需要经得起时间的,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中国民办高等教育无疑是一种渐进式的发展径。”阎凤桥分析,在中国高等教育目前的发展格局和态势下,追求卓越和达到世界水平的落在了公立大学身上,而民办高校则主要承担扩大接受高等教育机会的。希望西湖大学以一种新面貌出现,可以超越普通民办高校的发展局限,为我国高等教育办学体制积累宝贵的经验。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