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数码科技  数码

家族相册与数码遗产

  • 来源:互联网
  • |
  • 2017-12-30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家族相册与数码遗产  纽约的表姑打来越洋电话,说是之前我送给她的老照片相册,她和家人看了都很喜欢…

原标题:家族相册与数码遗产

  纽约的表姑打来越洋电话,说是之前我送给她的老照片相册,她和家人看了都很喜欢。她家里来客人,大家翻完也都说很珍贵。因此她觉得有必要专门打个电话过来以表谢意。

  我的这位表姑,是我爷爷四妹的独生女,上世纪80年代嫁给一位美籍华人,从广州移民去了纽约。最初从华人裁缝店的帮工做起,然后半工半读念服装设计,一打拼,到如今拥有自己的品牌,可以说,是比较典型的“美国梦”故事。我上月去纽约,时隔30多年再见到她,大家依然亲近。这源于我爷爷与她母亲---我们称为四姑婆---早年结下的深厚亲情。四姑婆一生可谓命运多舛。她在我爷爷那一辈十个兄弟姐妹中,是年纪最小的幺妹,早年在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当,丈夫是员村医院的大夫。“”时,她丈夫害,她独自拉扯女儿长大,殊为不易。而我爷爷因为是铁道兵总工程师,经济条件还不错,一直有接济家里几位兄弟姐妹。对于这位不幸的四妹,我爷爷尤其关照爱护,兄妹之间也一直有书信和照片来往,日积月累,竟然积攒了不少照片。

  爷爷生前很注重整理资料。这些家族照片,连同他早年参加成渝、成昆铁建设的生活工作照,都一一仔细整理收纳,相簿足可以装满一个大木箱。这次到纽约,我想既然老人们都已去世,何不把这些老照片扫描出来,再到淘宝上找店家输出成相册,送给久未见面的亲戚。扫描时翻拣这些旧照片,一方面感觉庆幸,因为那个年代有私人相机的人不多,能有如此完整的视觉性家庭历史记录,非常难得,用表姑的话说:“你爷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背着个120到处跑啦,好‘巴闭’(广州话显赫、威风的意思)!”另一方面我又感觉有些可惜,因为年代久远,相簿上某些描述字迹褪色,很多照片上的人事和拍摄地点如今已无法确认。

  没想到,藉由制作这本家族相册,一些照片找到了背后的故事。电话里表姑特意提到一张照片,那是姑婆站在一列火车车厢前的留影。照片上,当年的四姑婆风华正茂,穿碎花对襟衬衫、灯笼裙,脚底是黑色平底皮鞋,戴一副秀朗架眼镜,显得特别斯文。左手拎着布袋包,手表表带是白色的(头上的发卡也是);天气炎热,右手捏着一条手绢儿。她身后的站台上,摆着大盆细叶棕竹,照片上方,站台雨篷是如今在欧洲才能见到的老式钢铁支柱和遮篷。姑姑告诉我,她母亲生前曾经跟她说过,这张照片是上世纪50年代,正在四川修铁的我爷爷,回广州看望他们生病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太公),回蜀前,妹妹去广州北站为哥哥送行时,站台上我爷爷为她母亲拍的。而这次后不久,我太公就去世了。

  “父母在,不远游”。照片上,略带青涩的姑婆,笑意盈盈。我很难想象,镜头背后我的爷爷心情如何,有没有预感到父亲即将离世,而他最喜欢的这位小妹,人生将迎来巨浪。2000年,四姑婆最后回国探亲,行李箱里放着丈夫的一小袋骨灰,而我爷爷当时已经去世10多年了。等到17年过后,近年我再去纽约,探访我爷爷的这位胞妹生前最后居住的小屋时,我看到的是遗像相框里表情有点肃穆的她。表姑无不遗憾地说,姑婆生前辗转奔波,他们那一代人的很多老照片都遗失了,“多亏你们还存着一份”。

  从纽约回来,我决定展开一项“大工程”,就是把爷爷留下的相簿全都扫描下来。拜科技进步所赐,现在把老照片数码化并非什么难事。数码化的好处是便于复制和分享,如果不是可以扫描打印,我家的这些旧照片也难以远涉重洋,“回到”它们另一位主人的后人手中。但数码化也有短板,就是它作为虚拟技术,一旦存储设备坏掉,就会永久消失(我这些年来就损失了好几个硬盘,好多旧照都找不回来了)。国内外这几年兴起关于“数码/电子遗产”的讨论,也就是人死之后,那些封存于电脑硬盘、电子信箱、网上博客微博、微信账号里的照片和文字怎么办,如何处理、谁来继承的问题。我在想,这并不是一个新问题。因为电子遗物如何处理,不在于它们是不是放在那里,而在于是否出现有心人,通过整理和发现,起文字与图像背后的故事---这实在不是关于有形或无形“遗产”的问题,而是关乎人。就如我扫描制作的这本家族相簿,通过姑姑的回忆和讲述,复活了一张张照片背后的个人和家族历史,让我们的祖辈父辈历经结下的深情,能在我们和年轻一辈的身上延续。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