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数码科技  家电

手机回收机器即将落户佛山

  • 来源:互联网
  • |
  • 2017-11-11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手机回收机器即将落户佛山  8月6日,广东金融高新区股权交易中心正式启动科技板…

原标题:手机回收机器即将落户佛山

  8月6日,广东金融高新区股权交易中心正式启动科技板。作为第一批挂牌企业之一,绿怡科技CEO廖伟权上台接受授牌。“两年里,我们都在沉下心来做这台机器。”廖伟权说,除了科技含量高,“环保情怀”也是其一直默默的理由。

  据联合国规划署估算,全球每年产生的电子垃圾约5000万吨,其中90%的废旧电子产品没有得到有效处理,给带来巨大压力。“以手机为例,很多人都想回收自己的旧手机,但一来流程太麻烦二来估值不高,无法调动积极性。”廖伟权希望能找到一种快捷、成本低的方式激发大家手机回收的动力,“把通讯行业与环保结合起来。”于是,EPBox诞生了。

  线下投放机器进行手机回收,引流客户线上消费,同时客户也可以选择输入手机信息进行线上估值再被引流至线下回收,绿怡科技选择这种O2O方式进行废旧手机回收。而在这个行业,引入“互联网+”已不是新鲜事,2011年就成立的“爱回收”网站已经搭建好一个废旧电子产品回收平台,并获得了世界银行集团投资,目前刚完成C轮融资。

  而在线上运营的同时,“爱回收”也开始了线下的铺开,查询该网站看到“爱回收”在上海共有23家轻资产的小型服务站,均设置在商场的中庭和地下一层等人流量多的地方。这种重度O2O模式曾一度被质疑,但其创始人陈雪峰在接受采访时称其为shoppingmall模式,最终目的为引导线下往线上的导流,仅在试验阶段,陈雪峰说崇文门国瑞城店今年4月份的营收已超过100万。

  但在廖伟权看来,这类O2O模式有一个绕不过的“硬伤”——人为主观性和成本。在“爱回收”的网站上,贴出了其首创的手机检测5步法,通过对手机屏幕、拍照功能、功能类设置、硬件及外观成色等5步检测,来判断手机的价格,而上门进行回收的“小哥”以及服务站人员均为受过培训的专业检测人员,虽然陈雪峰表示“高中毕业的人经过简单培训之后就可以做店员。”

  然而,“首先,只要用人来检测就会存在主观性,报价有人为因素,有可能用户会觉得不够,会讨价还价。”廖伟权说,而检测人员的服务态度也会影响到交易的进行。其次,愈渐高企的人力成本同样会增加企业运营成本,“其次,愈渐高企的人力和店租成本同样会增加企业运营成本。相对来说,智能机器人的方式则实现了‘透明化标准化’回收,机器的出现则降低了人为因素的干扰和人力成本的增加。”

  最典例的一个表现,廖伟权举例,EPBox可以回收各种类型的手机,从早期砖头似的“大哥大”、诺基亚黑白机到现在最流行的苹果、三星等手机。相比之下,95%的手机回收商或手机回收网站是拒收这些早期手机,“价值太低没有利润空间,如果算上上门快递费的话直接是一个亏本的生意。”廖伟权说,但一台回收机器则有助于拉低成本,避免上述问题。此外,EPBox在用户确认回收后,会马上对手机中储存数据进行清理,以用户信息安全。

  目前,每台EPBox的手机回量设计为200台,当某个EPBox的手机回收箱快满时,系统会直接通知后台,“我们再派人去取出和回收。”廖伟权介绍。

  在云浮的一年试验中,廖伟权说五台EPBox已经进行过多次改进,“包括不断对机械臂进行改进,对算法进行优化,以机器的报价做到,与市场价持平;同时,我们还对系统进行简化操作,让用户学习成本降到最低。”被问及假如ecoATM进入中国是否会造成,廖伟权笑言不会,“我们的技术更符合中国国情,甚至能对山寨机、假冒机进行判断和报价,也拥有了多项专利。”

  在O2O模式中,有了线下的实体回收端,如何布点同样成为一个关键的因素。与“爱回收”和ecoATM不同,廖伟权的线下布局选择避开人流量大但租金贵的商场,“我们会将机器布置在像运营商营业厅、手机卖场等与通讯相关的地点,嫁接在成熟的产业链上以促进双方更好的合作。”

  廖伟权说,手机始终为消费体验,相关研究显示,在手机市场上,电商销售渠道占额最高不超过30%,其余则为运营商和实体店,因此如何提升线下竞争力进行转型也成为实体店头疼的问题,“而我们与实体店和运营商合作后,可以通过以旧换新来拉动他们的手机和SIM卡销量。”

  绿怡科技几个创始人多年从事通讯行业的经验为其线下合作奠定了基础和人脉。而这种线下的合作,自然也让EPBox多了推广的渠道。无论从废旧手机回收还是模式推广来说,绿怡科技都选择了打“经济牌”。

  但到了废旧手机回收后端,则是与环保相关。ReCellular是美国最大的手机回收公司,根据他们的测算,在1亿部废旧手机中,有1600吨的铜、35吨的银、3.4吨的黄金、1.5吨的钯金,除了这些有提炼价值的元素,还有多种有害元素,未得到妥善处置有可能会污染土壤,污染水源,甚至进入人类食物链。

  绿怡科技也注意到了这一环保问题。廖伟权称在处置方面,绿怡科技已经与环保厂家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进行废旧电子产品的回收,“都是有资质的处理厂商,其中还包括苹果手机的处理厂商。”而在手机放入EPBox前粘贴的二维码同样发挥着环保监督作用,蔡琪称系统会对二维码进行,用户则可通过绿怡科技的微信客户端查看自己手机的回收进度。

  除此之外,廖伟权说绿怡科技还希望组织各种环保活动,“例如用户进行了手机回收,我们会把里面的10元以用户的名义捐给慈善组织开展种树等各类公益环保活动。”

  事实上,EPBox在调动市民环保积极性方面已经超过了绿怡科技的期望。在云浮的一年试验中,蔡琪说不少市民都免费将废旧手机投放到EPBox,“说是为了支持环保。”而不久后,EPBox第二代将正式投入使用,在全国进行大面积的推广,“我们希望这次创业不仅是买卖,还可以做公益善事。”廖伟权说。

  EPBox是绿怡科技为废旧手机回收机器起的名字,“意思是一个对友好的环保盒子”。廖伟权说。在绿怡位于广州的办公室看到了这台形似ATM的机器。

  当在屏幕上选择进行手机回收时,机器会吐出一个二维码标签,供用户贴到手机上。随后屏幕下方的回收箱将自动,用户将手机放置进去,机器即开始自动扫描,整个扫描过程不过5分钟左右,屏幕随即给出报价。

  在开箱口还设置了几个型号不同的USB线,“对于可以开机的手机,插上USB线后机器可以更快速读取芯片等信息,检测速度快手机也更值钱。”绿怡科技COO陈绍智介绍,机器内部有机械手对手机进行不同角度的旋转和内部检测,同时配备了光学识别,相当于有一双“眼睛”对手机外观进行全面扫描,判断破损程度。

  在现场看到,一台屏幕破裂、无法开机的黑白屏手机经过EPBox的检测后最终得出的回收价为2元,用户可以通过银联、支付宝、微信红包等第三方支付工具进行提取。“我们能现金价值不低于市场价。”陈绍智称。

  除现金外,EPBox还提供了多种置换方式,例如选择购机抵用券,选择话费充值及网上积分等。相比起现金置换,后几种方式的性价比明显更高,例如上述那部回收价值仅2元的手机可以置换100元的购机抵用券,回收完成后还可进行抽。

  以高于市场价的购机抵用券和话费赠送等方式来“粘住”用户,是绿怡科技的盈利点。绿怡科技目前正在打造线上手机商城平台。“通过线下将用户引流至线上商城进行以旧换新消费,拉动线上手机售卖。”另一方面,绿怡科技市场运营总监蔡琪介绍,未来还将在EPBox上加装LED广告屏,成为新的利润增长点。

  对于废旧手机回收市场的潜力,“数据显示去年中国新增5亿部手机,手机市场已经趋于饱和,这也就表明中国可能有将近5亿部手机面临淘汰。”在廖伟权看来,现在中国已经进入了“手机换机营销时代”。

  从研发至今,EPBox已经进行了一年的线下实验,廖伟权说绿怡科技在云浮投放了五部EPBox的第一代,“当机器还在调试过程中,在我们没有做任何宣传情况下,平均每天每台机器回收量能达到十几台,通过EPBox一年累计有几百台手机回收。”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