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数码科技  业内

《恐龙化石猎人:古生物学家模拟器》评测:好听的故事听听就好

  • 来源:互联网
  • |
  • 2022-05-13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秋霞电影院网伦

近日有关于秋霞电影院网伦的话题受到了许多网友们的关注,大多数网友都想要知道秋霞电影院网伦问题的具体情况,那么关于秋霞电影院网伦的相关信息,小编也是在网上收集并整理的一些相关的信息,接下来就由小编来给大家分享下小编所收集到的与秋霞电影院网伦问题相关的信息吧。

点击(前往)进行了解>>

以上就是关于秋霞电影院网伦这个话题的相关信息了,希望小编分享给大家的这些新闻大家能够感兴趣哦。

《恐龙化石猎人:古生物学家模拟器》评测:好听的故事听听就好

现实中的科研发掘也很枯燥,但游戏至少该有点游戏的样。

现实中的科研发掘也很枯燥,但游戏至少该有点游戏的样。

得益于数字生活的便捷,比起从前的导游真人讲解,今天很多景区都专门配备有“数字讲解员”,游客们可以直接扫码获得景区地图,找到详细的文字资料或语音讲解。

一位关于恐龙化石搜寻过程的讲解员,这就是我对《恐龙化石猎人:古生物学家模拟器》从始至终的印象。

《恐龙化石猎人:古生物学家模拟器》有个很抓人的主题——体验恐龙化石猎人的生活。

你也许没听过“化石猎人”这个职业,但从字面意思不难理解,这是个以寻找化石为生的职业。在18世纪末与19世纪初期,英国就有一批化石猎人,这些猎人就像“换皮”的淘金者,挖掘的主要目的是将化石卖给家。

恐龙化石猎人,自然是在化石的诸多分类中,专挑恐龙化石发掘的化石猎人。你是否已经想出这样的场景:一人一车前往人迹罕至之处(类比戈壁滩),在野外支起帐篷生火做饭,披星戴月于乱石堆中孤独穿行,只为寻找千万年前生命留下的痕迹。

这听上去就浪漫得不行,但是呢,恐龙化石猎人的实际生活,真的和我们想的一样吗?

《恐龙化石猎人:古生物学家模拟器》很好地还原了这种体验——确实浪漫,但也枯燥,枯燥得不行。

我不清楚你怎么想化石发掘工作的细节,但我以前是这么想的,在上面提过的那个环境里,穿着印第安纳琼斯套装的人,拿着一个不断发出嘀嘀声的仪器,在鸟不生蛋的荒原上走来走去。

某个时间点,仪器的声音紧促起来,从“嘀……嘀……嘀”加快到“嘀嘀……嘀嘀……嘀嘀滴”,印第安纳琼斯的脸上浮出喜色,他从裤裆里掏出一柄工兵铲,走到仪器蜂鸣频率最高的地方,开始往下挖。

伴着越来越急促的蜂鸣声,地面上的坑也越来越深。随着铲子突然发出“噌”的一声,仿佛撞到什么坚硬的物体,于是琼斯加快了挖掘的节奏。黄土地上首先出现色差很大的一小片白,然后是逐渐显露出来的大片灰白,随后,一个完整恐龙头骨化石的局部切片出现了。

琼斯高兴地掏出手枪对天鸣了三枪,开始小心地清理恐龙头骨周围的土块。他把取出来的恐龙头骨化石放进背包拉上拉链,在夕阳的陪伴下开始煮咖啡,度过了充实的一天。

《恐龙化石猎人:古生物学家模拟器》的游戏体验告诉我,这种不负责任的脑补完全错了。

首先,不是所有的化石猎人都穿得想印第安纳琼斯,其次,化石挖掘并不像 “走到仪器反应最大的地点,开始往下铲土,把铲出来的化石装进背包”这么简单,这是一个漫长、繁琐又重复的过程。

化石不会自己钻出土里,你得推着GPR(探地雷达)小车走来走去,当小车的显示屏出现异常,就到了掏出铲子大挖特挖的时候。当你挖得足够深,出来几个看上去挺有故事的石块,你就可以进入第二步工序,但请注意,这不是在腾冲切石头,你不能直接给它一刀。

此时,地面上的石头才刚挖出来,为了方便盖革计数器对石头内部的检测,你得用小刀清理掉石头表面固化的泥块。当泥块清理干净,你就能拿出神奇的盖革计数器,判断石头内部有没有化石。如果结果很幸运,那你得给石头打上一层厚厚的石膏,等石膏固化,就将它装进有填充物的大木箱,运到化石博物馆,进行下一个场景的工作。

这就是你在化石挖掘现场要进行的绝大多数工作,说是全部工作也不为过。发掘过程就像一个拥有诸多条件的流程图,你得一遍遍过if-else的判定,重复重复再重复,直到试出一个正确答案。

简而言之,化石发掘的过程,就是你一遍遍切换工具不断试错的过程。你也只能通过这种最简单的方式,找到藏有化石的石头。这确实很繁琐,但发掘过程中的繁琐,其实还不是你在《恐龙化石猎人:古生物学家模拟器》最枯燥的体验。

在博物馆工作室处理化石才是。

想象一下,一个成年人类有206根骨头,一条成年恐龙自然不会比人类少,而一块化石里可能藏有十数根细小的骨头。你要做的事,就是从一整块石头里取出所有的细小骨头,然后对每根骨头进行复杂的多道清洁、护理工作,最终将它们拼成恐龙骨架的一部分。

这也是件看上去很浪漫的事——拼一套千万年甚至是亿年前的生产的乐高,但前提是必须清洁、护理并抛光每一块积木,怎么样,是不是没那么浪漫了。

当然,你可以委托AI进行绝大多数清理工作,可如果委托AI进行,本作本就不多的游戏性就又损失了一部分。这种游戏性的损失很难用好坏去评价,一方面,这种枯燥又重复的化石护理工作确实没什么意思,但另一方面,如果你不手动进行这枯燥重复的化石护理工作,你也没什么更有趣的事做。

这就是《恐龙化石猎人:古生物学家模拟器》最大的问题,它力求还原恐龙化石从发掘、运输再到护理、拼接和展览的全过程,但却没有在这些步骤设计配套的游戏玩法。如果说市面上绝大多数“步行模拟器”还有不错的叙事撑着,那么几乎没有叙事或者说没有优秀叙事的本作,就只剩下了枯燥无味的“步行”。

你就像在看一部没什么趣味的化石发掘记录片,唯一的不同是,每个无趣的步骤,都得点上几十下鼠标,或者划拉几十下手柄。

倒不能说本作设计错了什么,从在kickstarter众筹开始,制作团队就摆明要做这么一款纯正的模拟器游戏。因此,在缺乏游戏性,操作凝滞有待优化,还有不少恶性Bug的如今,它在Steam的评价依然是72%的多半好评——有批爱好者买账,比如参与ks众筹的1238名支持者。

谁会为这款游戏买账呢?当然是那些对恐龙或对化石猎人职业感兴趣的人。

现实中的化石猎人不仅历史悠久,还有很多传奇故事,是个有趣的特殊职业。但如果没有对化石的爱,那么这个职业的有趣只在于听他们的故事,或看他们发掘化石的Vlog。

国内科考发掘的热度不如国外,早年类似的专业常被调侃为“盗墓专业”,但国外有淘金热的历史积累,也有不少流传已久的故事。比如著名的英国化石发掘者玛丽安宁,家境贫寒的少女依靠发掘化石为生,却凭简陋的工具挖出了一具历史上最早的完整蛇颈龙化石。

你也许没听过这个传奇化石猎人的故事,但还记得《荒野大镖客:救赎2》里那位收恐龙化石的黛博拉吗,她的原型就源于玛丽安宁。当年英国生物界对蛇颈龙化石的反应,就和我们在游戏里看到全能龙一样。

可总有些故事,我们听听就好,参与其中未必有趣。今天人们聊起玛丽安宁都会尝试用“女性力量”去解读她的故事,给她安排上古生物学家的头衔,但她为什么会搜寻化石呢,是因为少女爱上亿万年前生命的浪漫吗?

不是,早年丧父又家境贫寒的玛丽安宁只是为了谋生。

同理,如果没有爱,很难想象哪些玩家愿意加入《恐龙化石猎人:古生物学家模拟器》的世界。

西虹市首富 在线完整版 http://www.cityruyi.com/lm-3/lm-1/33172.html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秋霞电影院网伦
  • 编辑:孙世力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