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互联网

索尼w70宋城演艺直播红利难再续木洛嫣

  • 来源:互联网
  • |
  • 2017-08-29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索尼w70宋城演艺直播红利难再续木洛嫣  本刊记者 杨现华/文  日前,宋城演艺(300144.SZ)发布2017年半年报,公司继续保持了稳定的业绩增长,只是与线下的业绩增速相比,线上的直播业务并不尽如人意。  宋城演艺从事线上直播的主体是公司2015年花…

原标题:索尼w70宋城演艺直播红利难再续木洛嫣

  本刊记者 杨现华/文

  日前,宋城演艺(300144.SZ)发布2017年半年报,公司继续保持了稳定的业绩增长,只是与线下的业绩增速相比,线上的直播业务并不尽如人意。

  宋城演艺从事线上直播的主体是公司2015年花26亿元收购的北京六间房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六间房”)。在收购之后经历了两年的高速增长后,如今六间房的增速迅速下滑。

  六间房的高增长离不开公司实施的人海战术。主播人数的急剧膨胀推升公司业绩增长,如今这一战术似乎丧失了效力,公司在移动端也早已失去了客户端的优势地位,而供应商的集体变脸也说明六间房主播队伍发生了较大变动。

  人海战术失效

  2017年上半年,宋城演艺实现营业收入13.93亿元,同比增长17.41%;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24亿元,同比增长21.17%。

  如果不是线上直播业务的拖累,宋城演艺或许能够获得更高的业绩增速。公司半年报显示,公司的“数字娱乐平台”即直播业务实现收入5.88亿元,同比增长12.63%。

  上市公司的直播业务收入就是六间房的全部收入。上半年,六间房实现营业收入5.88亿元,净利润1.36亿元。与之前的营收增速相比,六间房2017年上半年增幅明显放缓。

  根据收购书以及宋城演艺年报,六间房2014-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4.46亿元、7.27亿元和10.9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59.05%、62.92%和49.93%;净利润分别为7228万元(扣除股份支付)、1.62亿元、2.35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72.79%、124.13%和45.03%。

  也就是说,公司的收入和净利润基本都保持了五成以上的增长,如今的收入增速只有10%出头,显然无法达到市场的期望。

  例如,半年报发布后,中金公司就指出,直播行业竞争激烈,六间房发展不确定性高;考虑到直播行业监管政策趋严,以及激烈的行业竞争,未来六间房能否保持相对的竞争优势和利润增长存在不确定性。

  或许是为了解除市场的担忧,宋城演艺在随后接受机构调研时特意指出,2017年上半年,为了产业布局,六间房在开发新产品方面成本投入显著增加,如果剔除这些费用,六间房整体利润实际呈现出约20%的增长。

  即使如此,六间房增速放缓也是不争的事实,且公司收入和净利润增速放缓并非随着规模的扩大呈现曲线式下降,而是阶梯式下滑,考虑到六间房主播队伍的不断扩大,这种下滑更加剧烈。

  自从宋城演艺收购之后,六间房的主播人数急剧攀升。截至2014年年末,六间房的签约主播人数超过5万人;2015年12月底,历时10个月左右宋城演艺完成了对六间房的收购,当年年底六间房的主播增长至超过8万人。

  2016年是宋城演艺全面接手六间房的第一年,公司的主播人数爆发式增长,截至2016年年末,公司拥有超过22万名签约主播,2017年上半年增长至27万人。也就是说,最近3年时间六间房签约主播扩张了4倍有余。不过,公司收入和净利润的增幅远不及签约主播人数。

  虽然用简单的算术平均并不代表每个主播为六间房创造的收入,却可以反映这个趋势。2014-2016年,每个主播为六间房创造的收入分别为8926元、9089元和4956元,2017年上半年只有2178元,不到2016年的一半。

  人海战术帮助六间房实现了规模和利润的双重增长,如今人海红利渐行渐远,仅靠人海战术已经无法实现六间房的快速增长了,2018年将是六间房业绩承诺的最后一年,在撑过业绩承诺期后,宋城演艺由于收购而形成的23.7亿元商誉,或许随时成为公司的业绩隐忧。

  以上推论不是没有依据。3月初,六间房以3.8亿元收购了北京灵动时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灵动时空”),二季度灵动时空贡献收入1929万元,净利润1371万元。

  而灵动时空承诺2017-2019年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4000万元、5200万元和6500万元。按照宋城演艺的介绍,此次收购是六间房收购,因此灵动时空的净利润将计入六间房的业绩承诺,而六间房2015-2018年承诺扣非后的净利润分别为1.51亿元、2.11亿元、2.75亿元和3.57亿元。

  供应商变脸

  六间房的主播并非以个体参与分成,多数主播是以签约工作室形式与六间房合作,六间房向主播工作室支付款项,主播工作室负责向主播支付其事先约定的报酬。

  作为直播行业的一家龙头,公司与主播工作室之间有着稳定的合作关系。因此,一般情况下主要主播工作室不应出现集体变脸的情况,收购前后的事实也是如此。2013-2015年,也即宋城演艺收购前后,六间房的前五大供应商基本保持不变。

  宋城演艺2015年前5家供应商中有4家属于六间房的直播工作室,其中的3家都出现在2013年和2014年的供应商名单中,可见公司的主要主播队伍基本保持稳定,但2016年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2016年,宋城演艺前5家供应商中仍然有4家属于六间房的直播工作室,其中叙昌文化传播(上海)工作室(下称“叙昌文化”)和语然文化传播(上海)工作室(下称“语然文化”)成为新晋的主要供货商,2015年的墨磨人文化传播(上海)工作室(下称“墨磨人文化”)仍然是公司的第3大供应商。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进入前5供应商名单的4家主播工作室获得的采购金额基本在2700万元上下,2016年,4家工作室获得的采购金额基本在3500万元上下。而2014年,六间房前4家主播工作室最高获得的采购金额超过3800万元,第4名也接近3500万元。

  在行业竞争激烈、六间房收入又增长的前提下,主要主播获得的收入应该水涨船高才符合一般逻辑。为何六间房的主要主播们获得的收入反而不及从前呢?

  这是否是公司主播名单换新的主要原因呢?2016年成为前5供应商名单中的叙昌文化和语然文化两者或许并不陌生,因为它们本就是在同一所大楼注册。

  工商资料显示,叙昌文化成立于2014年4月18日,注册地址位于上海市嘉定区封周路655号14幢911室-7;同一天成立的语然文化注册地址位于上海市嘉定区封周路655号14幢911室-8。

  不过,最早两家公司并非注册于此,两家公司是2015年8月21日同时变更注册地址搬迁而来。在此之前,叙昌文化注册于嘉定区嘉新公路835弄25号8幢2203室,语然文化注册于嘉定区嘉新公路835弄25号8幢2204室,同样是一墙之隔。

  在变更注册地址的同一天,两家公司的经营范围集体增加了经营演出及经纪业务。2016年,叙昌文化和语然文化又同时成为了六间房的主要供应商。

  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不成?实际上,早在2015年就成为六间房供应商之一的墨磨人文化的变革历史与上述两家公司完全一样。墨磨人文化也是成立于2014年4月18日,注册于嘉定区嘉新公路835弄25号8幢2205室,即语然文化隔壁。

  2015年8月21日,在将注册地址变更为嘉定区封周路655号14幢911室-5的同时,墨磨人文化也在经营范围中新增了“经营演出及经纪业务”,当年其就成为六间房的主要供应商之一,而公司拥有演出资质不过刚过了4个月时间而已。

  移动直播边缘化

  与六间房传统的电脑客户端直播相比,移动互联网浪潮下,移动直播更受资本的青睐。六间房并没有固守PC端,公司也顺应潮流推出了移动直播,不过与PC端的强势相比,移动端的六间房已经被边缘化。

  在2015年年报和2016年年报中,宋城演艺都对六间房移动端增长有着详细介绍。2015年,移动端月均访问量较2014年增长79.9%;2016年,公司将六间房移动端品牌升级为“石榴直播”,移动端月均访问量较2015年增长约248%;2017年上半年,公司移动端月度活跃用户1054万人。

  与宋城演艺描绘的高增长相比,石榴直播在各大APP应用中心的下载量并不突出。在腾讯和360的应用商店中,石榴直播下载量不过200余万次,百度应用商店略多,也只有600余万次。在华为等手机应用商店中,石榴直播的下载次数同样只有200余万次。

  在开发者更为看重的苹果渠道中,甚至都找不到石榴直播的身影,只能发现六间房直播仍然存在,但仅有13次评论,且都以投诉为主,可以想见其下载次数更加难堪。

  而一线直播软件在各大应用商店动辄就有上亿次的下载量,二线公司的下载量也在数千万以上,六间房的石榴直播百万级别的下载量完全难以与竞争对手抗衡。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
  • 编辑:孙世力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