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科技资讯

隐藏在华为财报里的“数字密码”

  • 来源:互联网
  • |
  • 2020-04-02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TechWeb 文/卞海川 何正文

收现比和净现比连续5年超过1.0高收入现金质量;

研发费用投入比99% A股企业2018年的净利润还要多;

9.1%的营业利润率达5年最低;

关于华为的2019,这几个数字足以表明一切。

2019年,对华为来讲是充满困难与挑战的一年。突如其来的“制裁禁令”,让原本让5G领先的华为公司遭受了不正当方式的打压,甚至让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推出“备胎计划”,对于一家公司来说,这一年注定是不平凡的。

2020年3月31日,华为公布2019年全年业绩,在整个大环境不利的形势下,华为年报成了业界关注的焦点。

“营收增速依然未超20% 消费者业务收入占比超50%”

2019年对华为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在极为严苛的外部挑战下,2019年,华为实现销售收入8588 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9.1%,实现净利润627亿人民币,经营性现金流914亿人民币,公司整体经营稳健。

在外部环境的严苛考验下,从上图可以看出2017年华为营收增速开始显著变缓,截至2019年依旧没有超过20%。

在华为的三大业务中,消费者业务表现最为出色,营收同比增加34.0%,实现4,673.04亿收入,在总销售收入中占比首次超过50%,使得华为在收入上真正实现2B向2C的转变。

华为在消费者业务上坚持“1+8+N”全场景智慧生活战略。其中智能手机领域是业务发展的核心。根据市场研究机构IDC和Strategy Analytics的报告分别显示,华为5G手机市场份额全球第一。

而以往的主力运营商业务则退居第二,营收2966.89亿,同比增幅为3.80%。企业业务营收897.10亿,持续保持良好增速。

从上图不难看出,华为主营结构的改变并不是突然的结果。2016年及以前,运营商业务是华为的收入核心,消费者业务位居第二。但从2017年开始,运营商业务收入增长趋于停止,甚至在2018年收入倒退,5年来的复合增长率仅为6.31%,远低于消费者业务的37.93%。

从业务结构来看,华为在2019年实现了2B向2C的转变,考虑到2019年实体清单对华为的影响,能保持营收增速实属不易。

除了业务收入结构的变化,地区收入结构同样在2019年有所改变,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来自中国地区的收入及占比显著增加。

2019年华为中国地区营收5067.33亿,同比增加36.20%,营收占比高达59.00%。在年报中华为提及,受益于5G网络建设的开展,手机销售量持续增长和渠道下沉等因素,中国市场收入才能实现如此快速的增长。

华为的营业利润率和净利润变化相同,且与营收变动趋于一致,近5年来,营业利润率和净利率保持2个百分点的差距。但需要引起注意的是,虽然华为的营收业绩屡创新高,但2019年的营业利润率却是5年最低值,净利率也接近最低。结合业务营收结构分析,总体上,随着消费者业务的收入及占比不断增加,华为的净利率呈现不断下降趋势。

从营收结构分析,国内与华为最为相似的企业是中兴通讯(000063,股吧)。但是从消费者业务的核心产品手机来看,华为的参照企业则是苹果、三星、小米等。这里统一对比的是公司整体的净利率,可以看出华为对比外企苹果和三星依旧存在一定的差距,但与三星的差距在逐渐拉近。但在国内的企业中,华为毫无疑问是第一梯队,净利率无论是数值还是稳定程度均优于小米和中兴。

“研发费用投入比99% A股企业2018年的净利润还要多”

研发费用指标一直是评价企业长远发展的核心要素,2019年华为研发费用1316.59亿,无论从营收占比的角度(15.30%),还是同比增幅的角度(29.70%),都能体现出华为研发投入的重视。

1316亿是个什么概念,2018年中国平安(601318)净利润1074.04亿,在所有A股上市公司中排名第五,即几乎所有A股公司2018年的盈利甚至不足华为的单项费用支出。

从发明专利数量来看,无论是总专利数量(8500+)还是专利质量(90%以上的发明专利),都反映出华为的研发成效。

从费用率角度看,华为的研发费用率是其销售和管理费用费用率之和,也能体现出这是一家重研发的企业。

在年报中华为提及,持续加大5G、人工智能及智能终端等面向未来的研发投入,同时增加业务连续性方面的投入,导致研发费用率同比上升1.2个百分点。而另一方面,公司在加大消费者业务和企业业务品牌及渠道建设投入的同时,持续变革提升运营效率,销售与管理费用率下降1.3个百分点,从而使得总期间费用率仅上升0.1个百分点。这再次体现出华为良好的费用管控能力。

“收现比和净现比连续5年超过1.0”

任何一家公里都离不开现金流的支撑,现金流一直是华为财经管理体系中最重要的一环。

一般衡量主营业务以及利润现金质量的指标是收现比和净现比,而华为近5年来2个指标都超过了1,表现相当优异。

2019年收现比1.12,达到5年来最高值,而净现比1.46则位于5年来的中等水平。综合表明华为的收入都实打实地转为现金流入公司,基本不存在挂应收账款虚增当期收入和利润的情况。

除此之外,2019年华为总资产8586.61亿,其中流动资产7038.93亿,占比超过80%,资产流动性充足。流动资产中以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其他投资和存货为主,分别在流动资产中占比24.24%、28.46%和23.78%。

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中,主体为1423.74亿的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的存款,同时华为持有29.4亿元的多币种资金池,用于应对外汇管理或汇率波动带来的资金风险。而同期华为借款的总额虽然同比增加60.4%达到了1121.62亿(包括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公司债券等有息负债),但现金负债比依然高达1.27,由此看出华为现金储备相当充裕。

近五年华为存货周转天数

需要引起注意的是资产占比接近20%的1673.90亿存货。2019年的存货周转天数为111天,是近5年来的最高值。而存货中包括522.41亿的产出品和205.27亿的发出商品,占比合计43.47%,同样比2018年增加了4个百分点。

两组数据结合来看,意味着华为的存货转变为商品卖出的速度实际是呈现下降的迹象。

“2020年将是更艰难的一年”

总体来看,在大环境不利的背景下,华为在2019年展示出了应有的顽强,大部分业务、区域都呈现了正增长的态势,但我们不可否认,对比前几年华为发展,2019年业务营业利润率却是5年最低值,存货转变为商品卖出的速度也正在下降。

展望2020年,华为将会面临更严峻的“环境施压”,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全年实体清单的制裁时间。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说,由于美国实际制裁始于去年5月16日,所以华为在2019年仍然“有接近半年的快速增长。我们有大量储备来应对客户需求“,他对接下来的2020年持谨慎态度,“2020年华为公司将是最艰难的一年,因为全年都处于实体清单下。我们的储备也快用完了。是全面检验我们供应连续性能否发挥的重要一年”。

在回答媒体关于如何应对美国可能采取的更严格的管制措施时,徐直军表示,中国政府不会让华为任人宰割,或者对华为置之不理。相信中国政府也会采取一些反制的措施。为什么不能基于同样的网络安全原因,禁止美国公司的5G芯片及含有5G芯片的基站和智能手机、各种智能终端在中国使用呢?就算在这种情况下,华为还能从韩国的三星、中国台湾MTK、中国展讯购买芯片来生产手机,就算华为因为长期不能生产芯片做出了牺牲,相信在中国会有很多芯片企业成长起来,和韩国、日本、欧洲、中国台湾芯片制造商目前提供的芯片来研发生产产品。

第二,新冠疫情的持续爆发。

董事长梁华在财报致辞中表示:“2020年,华为可能会面临更大的困难,既要克服长期‘实体清单’限制的挑战,也要应对疫情带来的影响。

当前,新冠疫情正在全球规模爆发,一些国家还未将疫情实现控制,这也让终端销售、基站建设等环节延缓。

第三,5G建设的竞争压力。

事实上,从2019年财报表现可以看出,华为在5G方面的收入仅有人民币200亿元,5G建设还未得到规模发展。

对于2020年的5G建设规模爆发期,华为也将面临本土企业的竞争,此外,华为还要考虑海外建设的布局,提高市场份额。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